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星辰之主

正文 第八百七十二章 七伤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物流园这边的事情,虎头蛇尾地结束了。

    幕后的大佬们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现场的各路人马都不清楚,到最后,唐立也没能给蒋克展现他大包大揽之后的交涉技巧,因为庞副总监还是没有下车,但是“智管中心”方面也没能带走那些尸体,包括前面已经带走的“部分”走私人员,后续都要移交给内务局,以普通走私案立案。

    “智管中心”和蒋克等人先后撤离,后者倒是配合,到要北城分局办个手续,再领走蒋邑的尸体,只是投射过来的眼神相当不善。

    唐立这边也行将离开的时候,“姐夫”杜史才又打过来电话,大概解释了一下背景缘由。

    起因仍然是和唐立相关,当然唐立并不是核心。主要是那位郭议员,趁着最近一点儿权利真空期,希望快速扩大自家羽翼,从他许给唐立的职位上就能够看出端倪,无论是“智管中心”还是“高能中心”,都是直管、垂管部门,原本不应该是他这个坐地虎伸手的,不管多么得势,都不应该。

    所以很自然的,他试探性探出去的爪子被人抽了回来。

    “姐夫”杜史才最后给出评价:“现在来看,你选择不去‘智管中心’是正确的,否则矛盾只会更尖锐,今天连退一步的机会都不会有。可是,你今天在现场的处置,实在是太过激了。汤宇你是结结实实得罪了,还有方维贤,别看他平时跟个佛爷似的,这次对老郭的伸手,处置得又狠又准,本来老郭会更狼狈几分,结果让你给搅了,说不得就让你在他那边挂上号。那可是大区总监,整个东南亚都归他管……”

    唐立“哦”了声,没有发表意见。

    “能有这个结果,老郭多少还是要承你一点儿情的,但也不能指望太多。今天也是他先引你入局,事情过去了,你反应过来没有?”

    “嗯,我那位副局长嘛。”

    如果不是柳学志把蒋邑的死讯当回事儿,通报给唐立,有可能他这个临近高升的局长,稀里糊涂地把这事儿给漏过去了。当然,后续很可能也会因为“老鲍”的问题,在郭议员那里吃挂落,升职的事情也会有所波折,但也不至于直接得罪两个实力派。

    嗯,得罪实力派是唐立自找的。

    但无论如何,今天这摊破烂事儿,就是他帮郭议员顶了锅、吸了仇恨。如果是旁人,郭议员可能装糊涂含混过去了,但唐立上面还有一个“姐夫”,这些事儿就可以掰开了、揉碎了讲一讲。

    当然,“姐夫”是不建议唐立太计较的:“要讲究火候,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然后你们就可以在上面调度,有什么大头利益也往自己那边拨弄。

    唐立笑了笑,只是说好。

    “现在的麻烦问题就在汤宇那儿。那家伙是典型的报仇不隔夜,你今天下了他的面子,就要小心他后续的报复。”

    “暗杀吗?”

    “严肃点儿!”“姐夫”杜史才在那边拍了桌子。

    像这种带着点情绪的说法,以前他是很少使在唐立身上的,因为这个便宜小舅子根本没这个资格。今天唐立这种过激处置方式,也肯定不会入他的法眼,然而竟是控场成功,这就很稀奇了,大约是需要再观察观察。

    不管怎么说,目前唐立值得“姐夫”为他筹谋一番:“你今天就不要回家了,就在局里找点儿事做,也拉几个人陪你加班,最好是整个通宵。这里,我派老韩去接你,最迟明早到达,你到这边来,和你姐聚一聚,散散心。”

    “去避风头?”

    “你落了汤宇的面子,如果他不及时抽回来,是让你踩着他的脑袋成名吗?你在这个局面下,就是一个背锅侠的位置和定义,说白了就是让上面的人出气的,谁让你放跑了那个叫老鲍的反抗军联络人,导致全盘被动?是的,老郭伸手太长才是主因,可如果不是你的疏忽,这个爆点就可能在其他地方,而不是你的内务局!”

    “姐夫”的嗓音高了些,很快又控制住:“其实我更建议你让他抽回来,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今天你躲过了,回头只会激起他的臭脾气,但我们谁也预料不准,汤宇会下多么重的手,你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汤宇这兵头子万一把劲儿使过了,唐立出了大岔子,杜史才和郭议员报复不是,不报复也不是,会很尴尬。

    唐立则多问了一句:“所以,去高能中心也会有变数是吗?”

    杜史才毫不遮掩:“有可能。”

    “我明白了。”

    唐立和柳学志一起坐上飞梭,后者看过来的眼神依旧不太能调整过来。唐立只做不知,等飞梭升空,才抽动嘴角:

    “老岳今天到智管中心协调,可轻松了。”

    “呃?”

    “庞铁山带着那个老鲍满城抓人,他就一点儿风声儿没收到?就在智管中心喝茶吗?”

    柳学志一时尴尬,原本这不关他的事,可岳副局长身上的协调任务,是他谏言唐立,转成下午去市府开会,帮其解围的。结果中午头没过,便出了这桩事。

    他这个“好人”是当岔了,唐立当面提出这事儿,也是间接对他表达不满。

    而这份不满,老岳这事儿的份量,又排不上号,主要是还是他今天诱唐立入局一事。

    坦白说,柳学志汇报这事儿的时候,并没想过,事态会激化到这个地步,这是能把现在的顶头上司得罪到死的节奏。虽然唐立很快就要高升了,但要在离开前,给他穿小鞋,对于他这个还有几年就退休的第二副局长来说,声望和实际利益方面的打击将是很沉重的。

    更何况,这件事过后,唐立还升得走吗?

    柳学志是个很老到的人物,但他很清楚,任何人的老到和算计都有一个限度,就像今天中午物流园这档子事儿,他也感觉到不对劲,但是在“上面”的要求下,还是将唐立拉过来顶缸,这些后果都是要由他和唐立一起来消受。

    而通常来讲,碰上这种事儿,辗转腾挪的余地总是逐级收窄,下位者难免要更疼一些。

    柳学志心思飘忽,就听唐立道:“治安署这几年,行事越来越拖沓,和联防组混在一起时间太久,真把自个儿当成临时工了?”

    难道不是吗?

    除了有限几个治安官,治安署下属治安队员们只有极低廉的工资,根本养活不了一家人,想过日子,就靠治安管理,奖金自筹。最后全罚款、收赃、孝敬……不外如是。

    柳学志想是这么想,绝对不敢说出来,只能连连附和。

    “这种毛病,已经酿成大错,绝对不能继续下去了,要整顿,要狠狠整顿!”

    “呃?”

    “今天就整顿,正好,智管中心移交了这么些人,这些线索,结合着昨天的行动成果,再来一个雷霆行动,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柳学志脱口而出:“打谁?”

    唐立没有正面回答,扭头对那个不称职的秘书道:“通知班子所有人,半个小时后在局里开会……嗯,老岳就不用通知了,让他在市里开会吧。另外,防暴、治安、联防、缉私队伍集结待命,让他们做好晚上加班的准备。”

    柳学志嘴巴乍开又闭,知道现在提出质疑,多半没有好果子吃,可是最终还是没忍住:“唐局,这么大的行动,要不要请示一下?部里、市府方面,总该知会一声……”

    “前天行动不是请示过了?”

    “您是说?”

    唐立继续对秘书道:“前线指挥部总结没写完吧,也不用急,这一波雷霆整治,就是行动的延续,打完了一块儿总结。”

    “……”

    柳学志给噎回去了,心里头却是翻江倒海:这是升不上去了?肯定是升不上去了对吧?

    可如果这位留在内务局,他以后还过不过了?

    柳学志等副局长、利益相关人士的哀嚎声里,东七二五区骤然进入了混乱模式。

    这两天,城市中心一直都有“大活动”,无外乎面包、工作之类,大家本都习惯了。

    可从下午开始,城市的边角区域,就涌入了一波又一波的防暴、治安和联防人员,中间穿插着缉私的动作,一时间搞得鸡飞狗跳。那些日常在城郊区域活动的帮派、黑商,都是措手不及,晕头转向。

    是的,像这样的大行动,基本上都是四面漏风,有些人在内务局开会的时候就收到了风声,问题是这次“雷霆行动”真的是迅如闪电,据说从人员集结到开会再到行动,只用了四十分钟不到。

    决定大行动的会议,更是只开了七分钟。

    一些防暴、治安队员还在从家往局里赶,先期集结完毕的人员已经被放出笼去。

    很多人基本上就是前脚收到了内线情报,后脚防暴队、治安队就上了门。最悲催的是一些人本来就在火并呢,结果整个让包了饺子。

    当然了,像这种缺乏默契和组织度的快速行动,能够上下其手的地方多了去了,可哪怕是先抓后放,也很尴尬不是?更不用说,还有大把的人捕捉到了这个机会,想着浑水摸鱼、借刀杀人、趁乱取之……

    混乱局面,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晚上,仍然没有缓解的意思,以至于因为要“安排”唐立而滞留在城区的蒋克都看呆了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