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正义的使命

正文 第1850章 大戏上演(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前后历时一个多月,巡视工作告一段落。

    在针对体育总局的反馈中,严肃指出体育领域存在的、迫在眉睫的突出问题。

    言辞犀利的批评,体育总局主要领导,对上级决策部署不到位,对使命和责任认识不够深刻,履行职责存在差距。

    未能切实履行党风廉政建设,层层压力递减,在个别关键岗位上廉洁风险相对突出。

    靠山吃山,靠企吃企现象严重。

    此外,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中存在薄弱环节,基层党组织功能急需强化。

    并且专门强调,巡视组接到干部问题的相关线索,已经移交纪委和组织部门处理。

    不得不说,这份巡视报告,尖锐指出体育总局存在的问题。

    面对这份沉甸甸的报告,吕盛科十分重视。

    专门召开体育总局党组会议,讨论应对措施。

    胡绍深意外死亡,上级还未宣布新的继任者。

    六名党组成员,到场五个。

    面对那张空座椅,每个人都面色凝重。

    吕盛科沉着脸,对王德志说:“怎么搞的,那张椅子不能搬出去么,放在这里,多影响心情。”

    “对不起吕局,是我的疏忽。”王德志一招手,叫人把椅子搬到一边。

    吕盛科毫不掩饰对胡绍深的厌恶之情,厉声训斥起来,“我让你把椅子搬出去,不是搬走。”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吕盛科今天心情极差。

    可不是吗,巡视组巡视期间,纪委就带走足协七个人,这在巡视史上,极为少见。

    另外,那份措辞严厉的报告,使得他芒刺在背,如坐针毡。

    胡绍深的死,更让他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

    据他得知,巡视组在体育总局的这段日子,陆续收到不少举报,掌握很多重要情况。

    好在基本上围绕足协和胡绍深身上。

    看来,上面这次决心很大,要拿足协甚至体总开刀,好好整治体育领域存在的腐败和不作为问题了。

    因而,如何整改,是摆在他面前的头等大事。

    见大家坐好,吕盛科清了清嗓子,声音低沉而又严肃的说了开场白。

    “召集大家开会,只有一个议题,就是讨论研究整改方案。下面,就请在座同志发言,集思广益,说一说你们的想法。”

    环视一圈,目光在每个人脸上掠过一遍,最后落在副局长张金固身上。

    按照体总排名,张金固排在倒数第二位。

    最末的胡绍深驾鹤西天而去,张金固变成最末一个,发言时他首当其冲。

    “我认为,我们要做深刻检讨,要表明一个态度,要让上面看到我们整改的力度和决心。”

    说了这些,张金固手指摆弄着水杯,双眼放在笔记本上。

    那样子像是斟酌,又像是思考。

    等了大约半分钟,吕盛科见张金固没了下文,不禁皱起眉头问:“你接着往下说。”

    此时的张金固缓缓抬头,看向吕盛科,“我说完了。”

    “完了?”吕盛科禁不住瞪大双眼。

    心里这个生气,说了一堆话,全是废话。

    张金固分管篮球等项目,眼看足协这次被查得一干二净,眼瞅着一窝端。

    考虑到如今的篮球,同样面临口碑成绩双双下滑,怨气不小,难免有兔死狐悲感触。

    他能说什么?能表达什么?

    保护好自己,免遭灭顶之灾才是当务之急,哪有心思想别的。

    吕盛科也看出来,张金固那里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

    便将目光从张金固脸上收回,看向高成。

    高成倒是没有张金固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分管奥运项目。

    首先谈及两年后的夏季奥运备战情况。

    还没说几句,就被吕盛科敲着桌子打断,“高成同志,我们开的是整改问题讨论会,不是汇报备战。”

    高成并不尴尬,反而强调,“奥运备战,也是整改工作的一部分,我认为有必要了解。”

    “那好,我省略这段。”高成看着本子,煞有介事的高谈阔论起来。

    “巡视组这次力度前所未有,充分表明上面对体育领域存在的矛盾和突出问题,到了难以容忍的地步。”

    “我们要端正态度,要拿出割肉挖疮的决心,下大力气,自我反省,把脉会诊,政治体检,落实整改发现的各种问题。”

    讲完这些,高成全身放松,往椅背上一靠。

    这种动作,表明他的发言完毕。

    吕盛科使劲咬了咬后槽牙,面沉似水的质问:“这就说完啦?”

    望着高成淡定眼神,吕盛科刚想发火,突然意识到,张金固不是什么干货也没说吗。

    如果批评高成不负责任的话,岂不厚此薄彼,一碗水没有端平?

    轮到詹友松,他倒是没有含糊,直言说:“巡视组进驻体总这段时间,接到各方面检举揭发的问题多达三十六件,几乎和我们全年收到的数量持平。”

    “作为派驻组长,出现这么多的问题,我深感自责和不安,为没有做好监督作用,向党组检讨。”

    “一段时期以来,体总在纪检方面存在滞后和停滞现象,主要是收到的检举信件,没有得到有效处理,没有及时管控住。”

    “问题根源在哪里?我认为,一个是我们有些同志的思想意识松懈,不重视纪检工作。”

    “另外,面临的阻力也很大。每次调查核实相关情况,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和挑战,使得我们工作起来严重的束缚手脚,导致腐败和违法违纪现象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接连三人发言,没把吕盛科鼻子气歪了。

    不是夸夸其谈,不抓住要害,就是疯狂吐槽,把体总说得体无完肤。

    会议开了一个小时,正经事一句没说,屁事倒是不少。

    吕盛科有意大发雷霆,可一想到自己心脏不好,医生多次嘱咐他,莫要动气,气大伤身。

    只能隐忍作罢。

    借助喝水工夫,眼角余光瞄了瞄,放下杯子的同时,目标对准厉元朗。

    调整了一下情绪,平和的对厉元朗说:“元朗同志,你有什么看法?”

    毕竟厉元朗是他的绝对副手,不能等同于其他人。

    而且,吕盛科倒真想听一听这个有‘急先锋’称谓的人,心中是怎么想的。

    刚才众人的发言,厉元朗全看在眼里。

    不像其他人避重就轻,厉元朗正了正身子,直言不讳的表态道:“我到体总工作,已有五个月了,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和观察,体总出现的问题归根结底,主要是金牌至上和成绩第一的问题。”

    此言一出,在座其他人全都为之一惊。

    厉元朗说得没错,谁也不会,也提不出来反驳意见。

    但是,之所以造成这种现象,还不都是历届体总当家人的决断。

    就像各省各地看中GDP一样,取得佳绩,才能显示出政绩。

    要是体育事业不死不活,体现不出广大人民群众的热情以及凝聚力,那么,体总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事儿是这么个事儿,理也是这么个理。

    都是摆在台面上的东西。

    之所以大家不提,就是忌惮吕盛科。

    他是体总掌门人,总得给人家点面子,该说的不能说,遮遮掩掩,做到心知肚明就行了。

    然而,厉元朗直接捅破这层窗户纸,果然让吕盛科有些挂不住脸,坐不安稳了。

    他深呼吸几下,瞄着厉元朗看了看,慢吞吞说道:“元朗同志,关于你的前半句话,我赞同。不过,什么事都不要一棒子打死,所有问题归咎于一个方向,是不是太片面了。”

    吕盛科似笑非笑的态度,厉元朗早就胸有成竹。

    他不紧不慢的回应说:“吕局长,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清允许我继续说下去。”

    “好,你慢慢说。”吕盛科倒想听一听,厉元朗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