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正义的使命

正文 第1805章 家事也是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style>.show-app2.apple{display:none;}.show-app2.apple.show-app2-content{width:100%;}.show-app2.appleimg.fenxiang{margin:03px;border-radius:0;width:14px;height:18px;vertical-align:top;}</style><scripttype="text/javascript">if(("standalone"inwindow.navigator)&&window.navigator.standalone){document.writeln("<style>.show-app2{display:none;}</style>");}elseif(!!navigator.useragent.match(/\(i[^;]+;(u;)?cpu.+macosx/)){document.writeln("<style>.show-app2{display:none;}.show-app2.apple{display:block!important;}</style>");}</script>                韩茵打来电话,说明来意,真把厉元朗惊得目瞪口呆。

    “怎么?媛媛早恋了?”

    “嗯。”韩茵非常肯定的回答:“她的班主任把我叫去,说媛媛最近和同班的贾晓维走得很近,有同学发现他们互相传纸条,还手拉手一起去看电影……”

    “元朗,你快想想办法,该怎么办啊!”

    媛媛今年十五岁,出落成水灵灵的大姑娘模样。

    继承厉元朗和韩茵的优点,绝对的美人胚子。

    加上韩茵对女儿娇惯,吃穿用度都用最好的。

    即便她所在学校是花都市出了名的私立中学,管理严格,又有韩茵悉心照顾。严密看管。

    可架不住男孩子狂热追求,媛媛少女怀春、情窦初开,很容易一拍即合。

    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情人,贴心小棉袄。

    别看厉元朗不在媛媛身边,但听到女儿和别的男孩子谈恋爱,他的心一阵揪紧,火辣辣的疼。

    不由得生气训斥韩茵,“你是怎么搞的!平时也不看紧点,媛媛有不对劲的地方,你就没发现?你这个当妈的太不称职了。”

    韩茵顿时抽泣起来,反诘道:“还说我呢,媛媛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是她爸爸,她也是你的亲骨肉。我问你,媛媛从小到大,她生命中每一个重要阶段,你在哪里!”

    “不称职的是你,你就没有尽到父亲应有的责任!”

    厉元朗一时愤怒,惹得韩茵劈里啪啦开了一通机关枪,直把厉元朗噎得哑口无言。

    沉吟片刻,他心平气和的认错,“对不起,我刚才有点冲动,不该对你发火,说说孩子的事吧。媛媛情况怎么样?”

    韩茵调整好心态,告诉厉元朗,她刚刚和媛媛谈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她要把心思放在学业上,不要过早谈情说爱。

    不过媛媛却不认同,表示她和贾晓维只是男女朋友关系,是无话不谈的闺蜜。

    韩茵当即反驳,有手拉手逛街的正常关系吗?

    媛媛气不过,倔强的不搭理韩茵,还把她推出房间,重重锁上门。无论韩茵怎么劝说,就是不开门,干脆闹起绝食。

    厉元朗感觉事情严重,试着给韩媛媛打电话。

    可女儿压根不接,一连打了好几个,仍然是这种结果。

    对于这样情况,厉元朗也是束手无策。

    他和女儿接触有限,不太了解女儿。

    不止媛媛,厉元朗的其他孩子都一样。

    何况媛媛正处青春期,有强烈的叛逆心理。

    这个时候的任何一件小事,都能惹来媛媛强有力的回击。

    厉元朗心急如焚,可宁平距离粤湾有几千公里,他总不能飞过去吧。

    本身还有诸多工作要做,不能因为私事而耽搁公事。

    所以,厉元朗要求韩茵想尽办法,求得媛媛原谅,他害怕媛媛做出失去理智的过激反应。

    厉元朗心乱如麻,一边想着应对之策,一边不时联系韩茵,打听媛媛那边情况。

    总算在他回家前一刻,韩茵告诉他,媛媛终于开门了。

    只是对她冷脸相对,耍小性子。

    回到家里看见白晴,白晴从厉元朗的神情中发现端倪,问他是不是遇到烦心事。

    厉元朗不假思索的问:“韩茵联系你了?”

    说完他后悔了,怎么问出这么低智商的问题。

    韩茵怎可能把这事说给白晴听。

    “出了什么事?”白晴从厉元朗反应中,猜出不妙。

    “唉!”厉元朗长叹一声,干脆竹筒倒豆子,将媛媛的事情和盘托出。

    白晴想了想,果断说:“我去一趟花都吧,你公务繁多脱不开身。再说媛媛是女孩子,有些话我们之间方便交流。”

    “好吧,有劳你了。”

    说做就做,白晴让如兰迅速订机票,于次日上午直接飞往花都。

    留下春菊负责照顾清清和厉玄。

    当晚,白晴就从花都打来电话,告知厉元朗,她已经说通媛媛,同意重新考虑她和贾晓维的关系。

    <style>.show-app2.apple{display:none;}.show-app2.apple.show-app2-content{width:100%;}.show-app2.appleimg.fenxiang{margin:03px;border-radius:0;width:14px;height:18px;vertical-align:top;}</style><scripttype="text/javascript">if(("standalone"inwindow.navigator)&&window.navigator.standalone){document.writeln("<style>.show-app2{display:none;}</style>");}elseif(!!navigator.useragent.match(/\(i[^;]+;(u;)?cpu.+macosx/)){document.writeln("<style>.show-app2{display:none;}.show-app2.apple{display:block!important;}</style>");}</script>

    已经非常不错了,说服媛媛妥协,白晴能力绝对强悍。

    然而,白晴接下来的一段话,却让厉元朗回味无穷。

    “老公,有件事说来你可能不信。你知道贾晓维是谁吗?”

    这一问,反倒把厉元朗问得蒙头转向。

    “不就是媛媛同学么!”

    “我告诉你吧,他有个姑姑名叫贾蔓茹,而贾蔓茹的丈夫姓廉,你还猜不出来么!”

    廉明宇!

    厉元朗吃惊得瞪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

    廉明宇竟然是贾晓维的姑父。

    滑天下之大稽,厉元朗还能和廉明宇扯上这层关系?

    据白晴调查,贾晓维父母一直在花都生活,父亲是一家国企老总,母亲则担任花都市副区长。

    花都是粤湾省会,副省级城市。

    官员级别要高出半格,副区长高配为正处级。

    而贾晓维父亲的级别略高,是副厅级。

    可以这样理解,男孩家庭条件虽比不上厉元朗,但因为有廉明宇的存在。

    不考虑孩子尚小的话,倒是门当户对。

    厉元朗苦笑着说:“明宇要是知道,还不知怎么调侃我呢。”

    “他已经知道了。”白晴说道:“我和韩茵刚从外面回来,正是去见贾晓维父母,还有贾蔓茹。”

    “贾蔓茹和廉明宇没有孩子,一直视贾晓维如己出。听说侄子早恋,风风火火从京城赶来,我们双方家长见了一面,就孩子早恋以及未来聊了许久。”

    “效果怎么样?”厉元朗急切问道。

    “还能怎样?贾蔓茹认识我,也知道你,再加上你和廉明宇这层关系,反正我们谈话气氛融洽,还……”

    “还怎么啦?你把话一口气说完,别说一半留一半,你要急死我啊。”厉元朗越发觉得,白晴准是做了什么承诺。

    “我们商量妥了,与其硬生生拆散他们,莫不如以此激励,只要他们将来同时考上京城大学,就会成全他们。”

    荒唐!成何体统!

    厉元朗第一反应是否定的。

    白晴非但不阻止,反而服软迎合。

    更令他生气的是,这么大事情,给他来了一个先斩后奏,不提前商量,而是事后通知。

    把他这个亲生父亲置于何地!

    厉元朗稳了稳神,失望说:“你真够可以的,我说媛媛怎么被你说通了,原来你在迁就她,顺从她。”

    白晴不计较厉元朗的态度,耐心开导他,“老公,我理解你的心情。媛媛向我吐露很多心里话,她告诉我,别看她从小锦衣玉食,生活无忧,可她从来没有过安全感。”

    “纵然韩茵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可因为没有父爱,她的人生是缺失的,是不完整的。”

    “自从遇到贾晓维,使她找到缺失的那部分,有了极大安全感。上幼儿园的时候,同学们都嘲笑她是野孩子,韩茵没办法雇佣别的男人冒充是她爸爸,结果暴露遭到耻笑。”

    “她清晰记得,大家嘲笑她的那一幕,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会儿若是有你在场,谁还会欺负她,笑话她。”

    “老公,媛媛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由于特殊原因,她不能和你生活在一起,造就她十分自卑。而在这种时刻,一个男生的突然出现,对她百般关爱,将她内心中的缺憾弥补上,她怎能不动心。”

    “说来说去,你的的确确愧疚于媛媛。我从侧面打听清楚,贾晓维这个男孩不错,家教严格,并没有家境优渥,父母身居官员之位,而沾染上纨绔子弟的坏毛病。”

    “总而言之,这段不该来的爱情之火,我们不能采取蛮横做法。要循序善尽,一点点诱导他们,以爱情为动力,将爱情动力转化为学习劲头,全身心投入到备战中考上面。”

    “至于他们将来是否如尝所愿,全看缘分。等到他们长大了,成熟了,彼此会重新审视这段感情。我们做家长的,不要粗暴的横加干涉,顺其自然就好。”

    不得不说,白晴这方面的确比厉元朗想得多,想得长远和全面。

    直接把厉元朗说得沉默不语。

    话锋一转,白晴提到贾蔓茹,还有一件与厉元朗息息相关的事情上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p>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