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遇难后被美人鱼赖上了

章节目录 所有人都会遗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从下午到天黑,戚喻已经昏死过去,虞昭然把她从水里捞出来,蒸干身上的水,放到自己的床上。晚饭也不吃了,抱着她一觉睡到天明。

    早上醒过来,两人在床上腻了会才起来。

    虞昭然给她做早饭时,戚喻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是有些打鼓的。

    说不担心是假的。

    她害怕虞昭然想起上个时间线全部的事。

    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虞昭然会残留上条时间线的记忆呢?

    原先时间倒流回溯,时间变为现在的时间,所以上个时间的人的记忆会被自动清除,这是天道循常,不应该出问题的。

    她也可以确定,虞昭然不是时空裂缝守护人。

    她觉醒为时空裂缝守护者后,走在路上是能一眼辨别出哪些是同行,哪些是待觉醒人的,是觉醒后的神力赋予她这样的能力,也是同族间的一种感应。

    难道天道规则出了纰漏,虞昭然就是这漏洞本身?

    这只是猜测,但是要怎么验证呢?

    戚喻心事重重。

    虞昭然把早餐端上来,见她的样子,问,“在想什么?”

    她转移话题,“你不生我的气吗,把你赶走了又来找你。”

    其实那时虞昭然的情绪点不在生气上,除了茫然以外是难过。如果说两人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而决裂至少还有个缘由,但是她很没有安全感,只是因为一个梦就赶走了他。

    他不能强行出现在她生活里,会让她更加不安。

    虞昭然只是轻轻摇头,“我不信梦,我也不会伤害你。梦与现实是相反的。”

    可惜那不是梦,是未逆转时间前真实发生过的事。

    戚喻低头吃饭,不再多说,怕再多说一句把他上个时间线的所有记忆激发出来。

    她犹豫着,要不要自己的事情告诉他。神力觉醒已经板上钉钉,未来渐渐遗忘已经避免不了。

    现在的浓情蜜意只会让未来更加痛苦难舍。

    可是要怎么说呢,虞昭然,我变成时空裂缝守护者了,将来会忘记你,长痛不如短痛,我们分手吧。

    要这样吗?

    可是她舍不得他。

    也舍不得父亲。

    父亲那里她也没想好要怎么说。

    生死未至,别离在前。

    如何面对别离,如何学会别离。

    虞昭然又回到了戚喻的生活里,确切的说,其实两个人也没分别多久。

    她让他继续在她的酒吧工作,自己买了几T的盘开始录像。

    如果将来哪天失忆了,想不起什么,她可以看录像。

    不去店里,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打开相机。

    “我叫戚喻,父亲叫喻浩,母亲不是普通人,她叫七,家住餮锅大道556号南别墅,有一个美人鱼男朋友,叫虞昭然,他真的是美人鱼哦,他长得很帅很漂亮,我很喜欢……”

    她从自己的生平讲到和虞昭然的相遇,只讲当下时间发生的事。过去的事不会重复,也不是愉快的记忆,她不想再提。

    “我的小狗小猫分别叫小黑小白,一只是伯恩山,一只是布偶猫,他们喜欢吃……”

    每天想起来什么没录,就打开相机补上,导入到电脑里分类,这一段是讲什么的,那一段是讲什么的。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戚喻每日都在脑中轮转必须要记得的事情,渐渐有了自信。

    她抱着侥幸心理。虞昭然可能是天道的漏洞,她会不会是九黎群体的漏洞呢?说不定她不会像其他九黎一样忘记自己的人生。

    戚喻不知道真正遗忘究竟是什么样子,是一觉醒来记忆清零吗?只能被动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今天是周末,虞昭然在客厅看电影投屏,戚喻在厨房冲咖啡。小黑小白从阳台上下来,挤到虞昭然怀里哼唧。

    戚喻看着手冲杯闻声,有些疑惑,哪来的小猫小狗?

    这念头一闪而过。她马上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宠物。

    而捕捉到自己方才的念头后,戚喻心里重重一沉。

    遗忘,或许要到来了。

    她迅速过了一遍她个人的基本信息,身边人的信息和经历,没什么漏掉的。但这已经是一个征兆了。

    咖啡香气在屋里蔓延,她已经没有心思喝了,走神间,打碎了咖啡杯。

    虞昭然在沙发上等了一会,杯子碎裂声入耳,一眼瞄到她在岛台前脸色不太好。

    “你不舒服吗?”他上前关切查看她的脸色。

    他这几晚确实有些过分了,没有顾及她的感受,是不是让她不舒服了。

    戚喻不知道怎么说。

    事情没到眼皮子底下总觉得可以等等,设想以后可以坦然,但是真的来临,谁能平静接受呢。

    所谓神力觉醒的遗忘几乎不可逆,把九黎变成只会执行任务的工具,与人间切断所有牵绊,无异于活死人一般。

    明知是诅咒一样的宿命,可每个九黎都无法反抗,只能被迫接受。

    戚喻闭了闭眼,“没事,没好好吃饭,低血糖了。”

    “你休息会吧,我来收拾这里。”

    “好。”

    她有些浑浑噩噩地走向沙发,余光却瞥到窗外奇怪的光景。觉醒后九黎共存的记忆告诉她,那是时空裂缝。

    她条件反射地起身,“我出去下,马上回来。”

    虞昭然不明所以,“哦,好。”

    街上空无一人。裂缝时空像嘶吼的血盆大口。

    裂缝出现会自动隔离人间,就好比在人间建立了一个看不见的区域,只有九黎能看到,九黎可在异形空间内操作,正式所谓的修补时空裂缝。

    不规则空间形状不断变换,有未成妖成魔的异物欲从空间内探出头,戚喻掌心化剑,操纵剑进入裂缝,一阵强光与粘液在空间内搅浑,继而空间开始收缩,光剑飞出,回到戚喻手中,裂缝消失。

    常规小规模裂缝无需九黎亲自进去修补,除非有很强的大妖,否则仅在裂缝外难以完成修补动作。

    这是戚喻第一次完成时空修补。

    没有任何人教学,血脉自带的天赋。

    光剑在手中渐渐消散,戚喻站在街上孤零零,有些失落。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有人与她擦肩而过。

    是同类。

    “请等一下。”戚喻叫住她。

    那人转过身,脸色淡淡,看了戚喻一眼,有些诧异,但这点情绪几乎不可见。

    “你也是九黎。”

    她点头,“嗯。”

    戚喻看不出她是新一代就是上一代,但是眼前人和上一代九黎除了情绪极平淡外,还有一个共同特征。

    她们看起来像旅人。风尘仆仆的样子。

    好像从来不会在哪个地方永远停留。

    她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你还记得觉醒前作为普通人的任何一件事吗?”

    九黎摇头,“不记得了。”她看到戚喻穿家居服,料到些什么,“你是刚觉醒吧。”

    戚喻一怔,“你怎么知道?”

    “记忆还没完全消失吧?”

    完全猜中。

    “你,你怎么知道?”

    九黎淡淡道,“真正遗忘后就不会是这个打扮了。”

    戚喻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这跟穿什么衣服有什么关系?九黎还有自己的制服?可她穿的和上一代九黎也不一样。

    对面九黎肚子咕噜一声,她面上没有任何尴尬,“抱歉,我饿了。”

    戚喻无奈,“走吧,我请你吃饭。”

    怎么好像碰到的九黎都很穷每天都很饿的样子,每个九黎都这样吗?

    她以后也要过这种日子吗?

    戚喻叹气。或许那个时候对外物钱财这些已经不执着,所以不会有痛苦吧。

    路边有小吃店,戚喻带着她每样小吃都买了点,连吃带拿的,还给她打包了很多。

    “你是个好人。谢谢。”

    “不用谢。”

    戚喻和她蹲在路边看来来往往的车辆,两人扒拉塑料袋一起吃,像要饭的。这会也顾不上像什么了,已经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戚喻想起她刚才说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知道我是刚觉醒的呢?”

    九黎专注于吃串串,“刚觉醒的九黎记忆还没完全消失,在人间还有牵绊,还有自己的家。”

    她说的没错,彻底遗忘后九黎已经没有“家”这个概念,更不可能在原先的家里穿家居服了。

    越想越难过。

    “你很难过?”

    戚喻无声点头。

    “这个阶段是最痛苦的时候,等你斩断了这些无用的羁绊,就不会有情绪,更不会难过了。”

    上一代九黎也是这么说的。

    因仇恨断联尚且是一种剧烈情绪,羁绊断联的前提便是遗忘,无声的残忍。

    戚喻抬头看天,阻止眼泪掉下来。

    “我的家人怎么办呢……我不记得他们了,他们得多难过……”将来若是某一天再遇见,相见不相识。

    “你的家人……?”她似乎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

    “你的家人也会忘记你。”

    “什么?”未曾设想过的预想,戚喻心里重重一沉,“不是我们遗忘吗,为什么家人也会……”

    九黎把串串的签子放进空塑料袋里,拿了一个肉夹馍,“世上的九黎不是只有几个,如果所有九黎觉醒前的家人仍然记得他们,那他们就会按照人间规则寻找觉醒的九黎,就是报警。”

    “没有任何征兆无缘无故消失是不符合天道循常的,所以不只是九黎本身,所有认识九黎的人都会遗忘九黎,形成自己的一套自洽的记忆,这套记忆里,便没有九黎这个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