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总有刁民想睡朕(NPH)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陛下真是好算计。”

    祝沥沥将黄了了一截乌发绕在食指上,一圈又一圈,语气却是冷然:“既然是人牲,哪有那么容易瞒天过海的?”

    黄了了给他戴高帽子:“我的亲亲贵妃呀,这等事对别人来说自然难办,对你来说那就是举手之劳。”

    “不然,你也不会姓祝呀。”她在他怀里仰起头,笑得天真无邪,“巫祝的祝,对吧?”

    祝沥沥身体一僵,移开了视线。

    没错,燕趾国的二王子,是王后与巫祝偷情所生。

    燕趾国主生怕自己的血脉和继承人资格受到怀疑,没有声张此事,只悄悄将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送入了人牲的队伍。

    在燕趾人的观念里,喜怒无常的诸神主宰人间,为了获得诸神的恩宠或者不降祸,国主便要拿活人和牲畜祭祀。这种祭祀对生人的需求量巨大,因此燕趾国从边境掠来许多大佑人充当人牲,使得两国常年兵戈不断,直至近十几年,情况才略微好转。

    尽管祭祀是燕趾王室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燕趾国主却并不和诸神直接沟通,凡事仰赖巫祝利用占卜来传达诸神“旨意”。

    这便给巫祝留下了操作的空间。

    当年国主以母后生病为由,将其幽禁深宫,又以母后“病重”为名义频繁献祭,将可能的知情者全部送往了祭台。作为混淆王室血脉的罪证,二王子自然也在其列,对外只宣称二王子伺奉母疾,不见外臣。

    当巫祝从祭祀坑里挖出手脚被缚的祝沥沥时,他只剩下一口气了。

    短暂恢复了体力,他马不停蹄踏上了逃亡之路。

    如果没有北境草原上见义勇为之举,他也许就能得偿所愿,以一个马夫的身份,平静地过完一生。

    “陛下就不怕我从此消失,再也不回来?”祝沥沥良久才淡漠开口,并没有否认自己的生身父亲就是巫祝。

    “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会归来。”黄了了成竹在胸,指尖在他裸露的胸口轻轻划了一个圈,“你的心在我这里,哪里舍得走太远。”

    明明是同一张脸,同一个皮囊,这一个她却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他在凄风苦雨中执着想要求一个答案。

    在生死线上挣扎的时候,也是她,让他贪恋生的无限可能。

    “那......区区贵妃之位,未免太不够看了。”祝沥沥松了口,“我要我归来的时候,陛下以王夫之礼,迎我入城,当着百官与百姓之面,行册封大典。”

    黄了了犹豫了一瞬,仅仅是一瞬,便郑重地握住了他的手:“成交。”

    一个王夫之位,反复成为谈判中具有决定性的筹码,黄了了无法理解,名分对这些男人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直至南巡归来,她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位分包含的意味远远超过尊荣本身——熟悉、安全、稳定,最大限度减少她做决定的难度,这在她分秒必争的日常生活中,的确是最值得珍视的品质。

    至于对兰羽时的承诺,且拖着吧。

    他会原谅我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