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逆天宰道

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十九章 鱼儿犹困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甄力法协助新太子,却是过火了,因为一次暗斗,把一个皇子给搞死。

    周望远大怒,甄力法再次被撤职查办,押入大牢中,甄鱼儿因此来求情。

    白千道扶起甄鱼儿,凝视着她,这让她心中有异。

    甄鱼儿淡声道:“你现在已是超脱地位,但我等异子俱是明白什么情况,我也不会为此对你献媚,献出自己的身体,只望你能开恩,赐他再做回平民。”

    “啊?不,你误解了,我对你没任何企图,我也不是那样的人啊!”

    “既然如此,白大人,能开恩吗?”

    “好,不日就放回甄力法。”

    甄鱼儿谢后,见他还是凝视自己,颇为疑惑表情。

    “白大人,你……你似乎认识我?”

    白千道轻轻一叹,点头道:“鱼儿,我不知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你已然记不起我。”

    甄鱼儿疑惑表情,说道:“我以前确然从未见过你啊?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的?”

    “既然不记得,当我没说吧!我想问问你,还记得你爹吗?”

    “嗯,我爹甄友泰,我自然记得。”

    “卓无泽呢?”

    “他……也是记得,据传他已失踪。”

    白千道明白了,目中浮起一丝怜意,说道:“好,鱼儿,你回去吧!”

    甄鱼儿点头,走去,却是十步远,她又回头看来,见到的是看着自己的他,目有凄怜之色,心中微微一颤。

    她又回转头,纳闷不已,我真的没见过他,他为什么这个表情?是在怜悯我,又有凄凄之意?

    她也由此多出一丝凄怨之意,不由自主,就这般冒出来,心情变得很糟糕。

    她很想回去问问,却停步间,心生怯弱,似乎自己在追寻一个太过伤心的真相,迫使她再次挪步。

    一步步,迷茫困惑,似踏在缱绻伤意中,越来越浓,却不知伤在何处?

    黯伤成魂牵,羁绊不知弦。鱼儿犹困惑,红尘迷心间。

    白千道目视她的身影消失,心情跌宕起伏,终究叹一声,说道:“鱼儿,没有疯狂,没有伤心,忘了我也好!”

    五百年后,白千道又获得三个技能绝学,以他的至高无上的权势,能因此获得许多技能绝学。

    也在这时间,他来至某处,取出一个机关宝盒,内里有些技能绝学,还有一颗青幽幽圆珠,正是玄天珠。

    零一不负所望,再次搜集到一颗玄天珠,秘密送来闾京。

    有此珠助力,他也练的快至千元境,开始冲击帝武境。

    他闭关修炼时,大周有叛乱发生,叛乱者正是崔家。

    这崔家崔毅本是大将军,后为周子恒擢升兵马大元帅,由此掌控许多兵马。

    在异子崔若诡挑唆下,布局很久,终是在东方起事,聚拢了三百万人马,杀向闾京。

    这都是精兵悍将,势如破竹,围住了闾京。

    周望远惊惶不已,来至白千道闭关之外,恳求他出来主持大局。

    白千道未外来,但要他无须惊慌,叛军可破。

    半夜,叛军阵营喧嚣漫天,风声鹤唳中,左路军倒戈,李成哲派出的密探坐镇其中。

    不久,右路军也倒戈,游在天在其中隐没。

    闾京大军随之杀出,由雷亚领军,杀的叛军崩溃,丢盔卸甲逃去。

    崔若诡被围,狂吼异子不杀异子,却为雷亚施出一道道闪电,劈成焦炭。

    异子中,也区分武力,如今雷亚已是千元境,实力高出一大截。

    叛军大乱之时,匹坦曾面见翎皇零一,认为是好时机,经此摧毁大周皇朝,抓住白千道,碎尸万段。

    零一自然未允许,匹坦无奈,他对白千道恨之入骨,很不甘心。

    三年后,白千道晋级成功,成就帝武境。

    帝武境真是比较奇妙的境界,竟是让人对武学的悟力大幅飙升,这是一个提升整体武力的境界。

    这里的境界修炼方式虽然简单,但确然奇异,适合武学修炼。

    如炼元境,能练丹田成元丹之状,这在外界或许要特殊力量才能做到。

    如千元境,竟是练出千个丹田元丹,至少白千道以前从所未闻。

    如帝武境,似乎有根线牵引,突兀多出对武学的悟力,这类悟力若悟外界力量,等若没用,可谓奇之又奇。

    有此悟力,白千道加速对武学之悟,可说比以前还顺畅通达。

    五百年后,零一再次送来一些技能绝学,这是她能力范围搜集到的,这让白千道能囊括两朝绝大多数武学,已至五百三十个。

    遵守五千年诺言,终至期,白千道来至一处,见到了雷兴力。

    雷兴力也是千元境,为他一指点的功力尽丧,瘫如死狗。

    “为什么如此对我?”雷兴力厉吼。

    白千道平静地道:“你太不安份,勾东窜西,欲搅乱风云,危害到大周社稷安危。”

    “你也是异子,既然你能在大周成就无上荣耀,为什么阻止我?”

    “我不屑之荣耀,而你身为异子,残杀八个异子不说,还野心勃勃欲推翻大周,太过深陷世俗名利。我一直未杀你,是因为你对我从未敢生出作对之心,只是你之野心必须为遏制,从头修起,抛弃野心,离开朝政吧!”

    “你……这里只是我们的修炼秘境,你至于维护这大周吗?”

    “我在遵守承诺,期限五千年,只是在临去前,杜绝一切隐患。以后大周之祸福,只在于他们自己的欲望多少,已与我无关。”

    白千道说完,闪身,无影无踪。

    雷兴力呆了半响,方才虚弱爬起身,趔趄走去。

    被白千道教训,雷兴力只能从头修起,放弃野心,不再有夺朝换代之心。

    白千道独出闾京,不再问大周之事,云游四方,寻那最后八个技能绝学。

    某地,山清水秀,但人迹罕至,谁也不知这里隐居一个无限接近帝武境的高手。

    现在,此绝顶高手被打的心服口服,传授白千道绝学。

    白千道只听一遍,便已深入记忆,扬长而去,只剩这绝顶高手在后发呆。

    某处,白千道至一人旁,笑嘻嘻地欲与其讨论武学之道。

    这人是个教书先生,满口之乎者也,就是不提武学。

    白千道说出一个武学,让这教书先生瞪大了眼,如获至宝地非要互相交流。

    这一交流,白千道又获得一个技能绝学,满意而去。

    某地,深山洞·穴里,有个野人,张牙舞爪向白千道扑来。

    他不是白千道的对手,被制服后,依然不肯屈服。

    野人惨遭一番残酷折磨,这才心志崩溃,愿意交出所学。

    某处,白千道与一人大战十日十夜,最终以彼绝学击败彼,令这人瞠目结舌,也才知晓对手一根手指就能要自己的命。

    某城,白千道站在街道上,对着秋怡月展露笑容,这让秋怡月惊喜。

    关香巧已成帝武境,蹙眉,拉住欲奔前的秋怡月,肃声道:“白千道,你欲何为?”

    白千道冷笑,说道:“自然是来看怡月。”

    关香巧面容冷肃,说道:“怡月与我在一起很好,勿需你挂念。”

    白千道冷冷盯着她,说道:“我很不明白,你对我似乎有很大仇怨,为什么?”

    关香巧冷声道:“我对你能有什么仇,什么怨,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白千道不耐地道:“真是可恶,关香巧,我欲教训你一顿,随我去城外吧!”

    关香巧怒气勃发,说道:“好,我早有此意,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竖子。”

    “那就来吧!”白千道飞身而起。

    关香巧立即跟上,眼见白千道飞速快,不甘示弱地追去。

    秋怡月都没反应过来,这怎么火气都那么旺,说战就战啊?

    她也连忙追去,却是帝武境飞速太快,她是千元境,实在追不上,便满周边地寻找中。

    白千道直去了八百里,才在一了无人烟处停下来,转身面对关香巧。

    八百里,便是帝武境,关香巧也飞跃地额头沁汗,怒道:“你什么毛病?不在那城外大战,引我来此作甚?”

    白千道露出一抹笑容,说道:“关香巧,你问我欲何为,我是去看怡月,还有一个目的,是欲向怡月学冰魄掌。只是你的态度依然那么让我不爽,让我改变主意,逼迫你会让我爽快多了。”

    关香巧娥眉倒竖,怒道:“你以为修至帝武境,就能做到逼迫我之能事?卑鄙无耻竖子,今日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说至此,她的手一挥,就是冷光烁烁,冷风袭袭,方圆五十米犹如寒窖,冰冷刺骨。

    空气凝滞,花草瞬间化为冰雕,大地为冻得发白,坚硬十分。

    白千道的身躯有无数小巨灵自然冒出,虽然弱势,但显出了影子。

    然后,他一步踏去,逼近关香巧十米之处,寒栗的力量根本对他无碍,反而化成水簌簌流下。

    他一指点去,这一指蕴含神鬼莫测之妙,关香巧竟是感到无法躲开,大骇之下,狂击一掌。

    这一掌,就若巨大冰锥之力,突刺而出,冷寒地能冰冻人的神魄。

    却是一指之力击散寒力,冰冷瞬消,直直点在关香巧的身上,让她如受电亟,身躯晃悠不已。

    白千道如鬼魅一闪,便已至她左侧,一个肘击,便让她如被巨山撞击一般,虚垮倒地。

    “不可能,不可能,你我入帝武境时间相差不大,你怎么会比我强大许多?”关香巧不可置信的神情。

    白千道冷然一笑,说道:“我七百元就已能击败你,更何况现在是帝武境……关香巧,说出冰魄掌的练诀吧!”

    “我绝不会告诉你,绝不会……”关香巧又怒吼不已。

    白千道不废话,直接残酷地折磨,早已憋气,毫不留情,这也是他诱使关香巧远离秋怡月的原因。

    关香巧疼痛地怒骂不已,直至后来只能痛吟,至最后意志力崩溃,哭哭啼啼,半痴半疯之态。

    白千道才停手,这还是顾着秋怡月的面子,不然他会冷血到底。

    关香巧的心理防线完全崩溃,诉说她还是少女时的悲惨遭遇,白千道听的……对她生出一丝同情心理。

    难怪她对自己深深厌恶,她在少女时就被禽兽亲生父亲糟蹋,以致心里阴影严重,极为愤怒不遵守人伦道德之人,一生都在杀这类人。

    她对白千道也曾生出杀心,还是因为秋怡月的原因,才没有做出来,但她是真在保护秋怡月,才不允许与白千道过多接触,深怕陷入与自己一般的心理苦难中。

    既然了解了她这悲惨境遇,白千道已从心里理解,原谅她对自己的恶劣态度。

    看她鼻涕眼泪地坐在地上,瑟瑟发抖,轻叹口气,说道:“关香巧,我方才做了恶人,抱歉!”

    见关香巧看向自己,目光恐惧,楚楚可怜之态,他又道:“我知道说抱歉,显得太虚伪……但我不知怎么说,只有如此才能表达……罢了,我就不该呈一时意气,对你做出这种事,那寒魄掌我也不要了……”

    白千道心存一丝内疚之意,也不知该如何面对,身躯一闪,就已不见了人影。

    关香巧呆呆望着虚无,又是泪水一滴滴落下,这是第一次对人敞露内心中最深秘密,还是在这种极端状况下。

    身躯疼痛犹在,让她羞耻,又第一次感受到宣泄出去,压抑的心情获得放松。

    某地,白千道深挖地底,寻获一本古籍,内里记载不知多少年前的一个绝学技能。

    要不是零一告知,他是万万想不到这深山老林中还会埋藏这等古物,以玄天大陆来说,就是失传已久的远古绝学。

    白千道来至一方之地,望着一座山崖,犹豫着沉默中。

    有一超级高手正在那山崖上,他收了一徒,正是赵灵岚,而且白千道还了解到,张留白也是此人徒弟。

    这超级高手唤作刘一木,可说是当代超级高手中最强者之一,只是年岁太大,寿命极限将至。

    白千道想见到赵灵岚,又怕见到她,他深爱着她,又不想爱人被痛苦深深折磨。

    正在他彷徨时,崖上出现一道人影,身材雄壮魁梧,正是张留白。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