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天道天骄

章节目录 第四千八百七十一章 古朝的野望!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另外一处空间之上,姜长卿所面对的却是和紫霄截然不同,眼前悬浮的是一团诡异的神芒,只是单纯秩序所凝聚的话,倒是也没有多少诡异,可是偏偏这秩序有了自己的意志!

    “重眸一脉果然是不简单,你比他们看到的却是深刻多了!”那神芒传出温和的声音,虽然有意要压制本身所带来的威压,却是仍旧是无法控制!

    “可是看不清前辈...究竟是如何诞生!”姜长卿也是坦然的坐下,眼前的这一道秩序,或者是无数秩序所凝聚的神芒,蕴含着恐怖无比的力量!

    “这天道之下万般奇妙皆是诞生因果,至于我的来历?并不难解释!”那神芒仍旧是用温和的声音说道:“当年破灭之战,九域山近乎毁灭,有大巢朝圣贤以肉身吞噬无数破灭之力,可是功亏一篑!”

    “不过庆幸的是这一股力量虽然没有被彻底吞噬,也是被那位存在以肉身封锁起来,我便是那无数道法秩序的融合,又或者是我是封印了力量的那位存在的一缕亡魂!”神芒解释着他的来历道:“只不过驳杂的意志相融,如今也是难说了!”

    “明白!”姜长卿咧嘴笑了笑,他能从这神芒之中感受到无数股驳杂的意志,当然至于这话的真假,且听听就好!

    “你不相信?”似乎是察觉到了姜长卿的怀疑,那神芒之中分散出一团宝光随后便是铺展了开来!

    姜长卿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眼前是一片无数浮光掠影,可是下一刻姜长卿便是被拉入其中,眼前的天地急速转动,随后便是恐怖的神力拉扯呼啸!

    站在这片风暴之间的姜长卿如同一个来自另外看客,诸多强者从他身边经过,可是还不等逃离出手,便是被一道又一道恐怖的能量给撕扯开来,天穹破碎开巨大的窟窿,却又是分辨不出究竟是谁人出手!

    九嶷山之上无数身影冲天而起,可是下一刻惊悚的一幕发生了,遮天蔽日的大巢朝强者被一道寒芒直接懒腰斩断,整片天地瞬间化作赤红一片,九嶷山在震动,无数意志来不及逃脱便是被直接吞噬下去!

    姜长卿还想要继续观看,可是身体一抖,整个人便是从那一片恐怖的景象之中退了出来,随后姜长卿只觉得喉咙一甜,低头见嘴角便是跌落一道道血线!

    闭上眼睛,姜长卿想要将之前所看到的复盘一遍,耳边却又是传来了那神芒的声音...

    “有些东西不是你现在可以推演窥探的...所以放弃吧!”

    姜长卿睁开眼睛,眸子深处的重瞳也是开始恢复,再次看向那神芒的时候,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当年...古朝发生了什么?”姜长卿低声开口道:“不止是大巢朝,似乎是其他几家古朝同时选择了避世,就算没有避世,也是将大部分势力给收缩了起来!”

    “我所知晓的并不多,甚至...我不知道这段记忆具体发生在何时!”那神芒犹豫了一下继续开口道:“诸多意志的融合,让我无法分辨这一战是古朝之间的战斗,还是属于纪元之下的战斗!”

    “不像是燧明朝出手...”姜长卿又是闭上了眼睛道:“出手之人并非是...”

    蓦然间姜长卿猛地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神芒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如此说来的话,当年青渊和荒狱放逐,甚至是...

    “所有古朝要的都是一统...谁也不想有所谓的更迭,可是这大势之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终究是一场灾难!”神芒仍旧是平静的声音道:“或许如今又是到了该破灭的时间...”

    “不对!如今天道之下力量虽然有桎梏加持,可是绝对没有到了饱和的时候!”姜长卿皱眉道:“当年古朝皆在,豪强林立,若是说触动了什么我可以理解,但是绝对不会是今时今日!”

    那神芒似乎有了片刻的思索,随后便是沉默!

    “大巢朝想要重新唤醒九嶷山,可是唤醒的皆是亡魂,就算是强行因果加持,最终大巢朝怕是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姜长卿继续开口道:“不管是大巢朝迫不得已,又或者是到了逝者归来的时间,如此方式最终会让九嶷山彻底化作不祥国度!”

    “古朝终究有气运底蕴加持,你所担心的一切并不会发生!”神芒再次开口道:“当年的祭炼怕是比如今更加恐怖,各家古朝,各家古族,不也没有堕入不祥黑暗?”

    “那么...他们为何还是败了?”姜长卿一句话便是让那神芒归入了沉寂之中!

    是啊!如果这般有用的话,他们为何当年就败了?还是说非要在如今这个纪元才能成功?

    另外一片天地之间,风凡尘坐在山石之上,四周鸟语花香和之前的尸山血海截然不同,可是随着风凡尘摘下一朵鲜花,流淌出来的却是腥红的鲜血之时,风凡尘便是无奈的摇头苦笑!

    “前辈...还觉得这九嶷山和之前无二么?”风凡尘望着眼前一道水流所化的老者笑着开口道!

    “终究有着九嶷山的传承,传承不灭便是会迎来重生!”那老者低声开口道:“当年的大巢朝多少势力来投,为的不就是在未来的今日有一个机会么?”

    “这个倒是不假,可是如今这样真的有意义么?”风凡尘苦笑道:“或许晚辈还是年轻了许多,祭炼万灵来打开这九嶷山,唤醒的这些存在,真的是前辈所想要看到的?”

    那老者没有说话,一旁的飞瀑之中不断有气息浮现,随后却又被湍急的瀑布冲得粉碎,而在这瀑布的后方的天地,却是陡然一变,数之不尽的血河汇集而来,从这天地之中挑选一道意志加持,在送入那瀑布之中!

    若是能够承受因果,那么便是找回了前世记忆,蜕变重生,若是不能...怕是还要在这片天地之间沉睡下去!

    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可是渐渐的那图洁白的瀑布之上便是浮现出了一道道暗红的丝线,虽然微不可查,仍旧难以逃脱两人的锁定!

    砰!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爆鸣,老者出手了,抬手之间无数细小的水流冲入了那瀑布之中,随后一道道暗红的丝线被拉扯了出来,只是这一次拉扯,恐怖的力量便似乎要将这片天地给淹没下去!

    最重要的是...那瀑布背后的血海之中已经凝聚起了恐怖的怨灵,就算是被祭炼的一众修士已经没有了意识,可是这死后的不甘怨气却是没有人来度化...

    轰!沉闷的碰撞之音炸裂不断,那瀑布都被恐怖的力量给掀翻起来,散落的水滴似乎有着万钧之重,砸落下来的瞬间溅起万吨石土!

    风凡尘没有出手,却是可以感受得到这近乎天灾一般的恐怖压迫,眼前的那老者缓缓起身,水幕所凝聚的身体开始浮现涟漪,双手抬起之间,所有迸散开来的水波皆是汇集不断,随后再次落回那飞瀑之中!

    难以想象的恐怖的力量,在这老者身上铺展开来,随后一道道水滴所化的修士便是凝阵越过了那飞瀑直奔后方血海!

    轰隆隆!一场恐怖的碰撞随之铺散,血浪不断地被打落下去,凝成不祥的亡魂也是不断地被击穿开来,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片血海终于是变得平静下来,随后老者又是挥手打出一道道化身,开始修补眼前破碎的天地!

    风凡尘的目光随之移动,破碎的大地之下尽是血肉,花草树木之中流淌的皆是神血,就连眼前的天穹都犹如肌肤一般凝现出了道道纹理!

    有些恐怖,也有些死寂,这让风凡尘无法判断如今这一角的九嶷山是否还有其他的生灵存在!

    “那么...大巢朝之前抢夺至尊道骨的事情倒是可以理解了!”风凡尘忽然间开口道:“鸿蒙祖鳄一战也好,各处的混乱也好,大巢朝总是那个将战场打扫得最干净的一方!”

    “至尊道骨勉强可以承载一丝意志,天皇朝无数圣物如今皆是载体,被各方献祭之后,再用来唤醒过往的圣贤!”老者再次盘腿坐下,解释了这外面诸多神殿里的圣物为何会有如此之多!

    “那前辈...究竟要我做什么?”风凡尘无奈的说道:“需要我这一身骨头?怕是也承受不了多少意志!”

    “确实是看上了你的天赋,不过如今倒是有了另外一种可能!”老者望着那风凡尘,无法分辨的容貌却是盯得后者有些头皮发麻!

    “先等等!晚辈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风凡尘连忙摆手道:“若是大巢朝只是想要打开九嶷山,何况要对外界如此杀伐?”

    “九域我可以理解,毕竟有过往大巢朝一些印记!那么其他位面呢?只是单纯的需要祭品?还有那天骄众?大巢朝也完全可以避免开来!”风凡尘将目光落向了那老者!

    “古朝之事...终究有着古朝的缘由!”老者微微叹气道:“这天道桎梏需要太多的生灵献祭,杀戮不可避免,而且荒狱放逐需要肃清!”

    “至于那天骄众...不止是大巢朝,其他任何一家古朝,都不会放任这天骄众崛起,毕竟统领他们的那个家伙,早晚要被天道所抹杀,若是等到那个时候,天骄众已经成长起来,这个纪元怕是要陷入无尽的杀戮之中!”老者望着那风凡尘低声道:“况且两者之间的恩怨已经不是坐下和谈就能解决的了,你应该知道那家伙之上那位,可是已经在之前种下了因果!”

    “还真是复杂无比,虽然前辈没有说实话,也没有全部说明白,不过也算是解答了一半的问题!”风凡尘咧嘴笑道:“现在前辈可以对我出手了!”

    “出手?不!你身上有着大巢朝的因果气运,又有着当初鸿蒙祖鳄的气运加持,我只是想知道,你能不能接引天皇朝圣贤的归来或是重生!”那老者抬起手,对面的风凡尘连抵抗都没有做到,便是被一道道流水给抓起随后扔向了那飞瀑之中!

    淦!风凡尘瞪直了眼睛,自己全身的力量被彻底封锁,哪怕是面对天皇朝那三位法尊都没有遭遇过的事情,如今居然是被人如此拿捏了!

    不过风凡尘倒也没有抵抗的打算,双方之间差距太多,若是对方上来就有意要杀他,怕是他无论如何也躲避不掉,既然如此,还是看看对方究竟要做什么,反正风凡尘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成为所谓祭品!

    伴随着水瀑将自己包裹其中,风凡尘便是感受到了难以言语的力量轰打在了自己周身各处,就连神魂似乎也受到了极其恐怖的重击!

    这哪里是水瀑?分明是无数业力所化的能量冲击!既然如此的话,那老者也不过是其他的业力所凝聚的一道意志!

    以自己为载体?可是究竟要做什么?风凡尘感受自己的身体似乎要被撕裂开来,可是下一刻眼前便是浮现出无数的景色,这诸多影响争先恐后向着自己的脑海之中冲击而去!

    一阵剧烈的疼痛传出,风凡尘便是昏迷了过去,随后周身散发宝光悬浮在了那飞瀑之中...

    “有些难得...有些太难得...”老者望着那悬浮的风凡尘,他没有见过如此低境界的家伙可以承受如此业力,或许和当初太皞部落的执法殿有关,毕竟这风凡尘也算是如今执法殿的领军之人!

    那么其他两人呢?姜长卿正望着眼前的那神芒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的自己已经被一团又一团的宝光给包裹了起来,很快姜长卿便是闭上了眸子随着那神芒一同没入了眼前的山野之中!

    与此同时的另外一边,紫霄则是有些无奈的望着眼前拿起锄头的老者,这看似如同凡人一般的老家伙,是如何一锄头便是封印一界的?

    只不过没有给那紫霄继续思索的时间,那锄头已经来到的面前,伴随着紫霄白眼一翻,眼前天地瞬间塌陷,无数石土落下,便是将两道神通同时盖落其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